辣文吧 > 历史军事 > 苏厨 >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三第十五章相迎
????第六百三十五章相迎

????远远一骑快马奔来,是一位兴奋的少年:“相公,学士,父亲,探花郎来了!”

????很快,一队马队出现在远处。

????当先两匹高骏的神驹,一赤一黄,马上人物一黑一白,被皮毛包裹得只剩眼睛。

????黑裘人双手拢在袖里,马也不牵,马缰系在黄骝马的马鞍后边,浑身懒散,给人一种不情不愿的感觉。

????白裘人眼神灵动,秀眉飞扬,黄马两侧,一边挂着一个长长的扁锥状硬皮囊,另一边挂着一柄华贵的长剑。

????从两人高档的靴子看,能分辨出是一男一女。

????身后是上百人的骑军队伍,穿着类似蕃人服装的皮袄,腿上也是厚厚的兽皮。

????队伍中间,是一溜大车。

????司马光看着这情形就嘴巴抽抽:“三品大员跑到旗牌的前边,还被官眷溜着马,满大宋也就独一份了吧?”

????富弼笑道:“那可是我大宋勋戚,郡君比探花郎还先进品秩,自己挣到手的诰命,可不是妻凭夫贵。”

????范镇也看得直乐:“小两口要按进序先后算,探花郎落后郡君半个马身,倒也是符合朝廷法度。”

????周边众人都是哄堂大笑。

????黑裘人见到前方黑压压的人群,赶紧从袖中抽出手来,解了缰绳夹马上前,然后翻身下马,取下裘帽和围脖,露出一张年轻的面庞,真是苏油。

????来到人群前面,长施一礼:“苏油何德何能,敢累元戎师长,父老乡亲们来迎。”

????富弼笑道:“留起胡子,越见稳重了,还是这样好看。孩子呢?”

????苏油笑道:“在车里,这天气太冷,要不是薇儿非要拉着我骑马,我也得躲里边,这不是找罪受吗?”

????富弼笑道:“看来你是对郡君有意见啊?”

????苏油乐了:“相公别以为我不知道薇儿已到我身后,想坑我,没门。”

????石薇也已取下了头套和围脖,过来给众位大佬施礼。

????富弼说道:“走吧,去我别业,给贤伉俪接风。”

????富弼的园林,与司马光的又有不同,司马光追求的是清逸,富弼这里,体现的是雍容和淡淡的富贵气息。

????占地近百亩,中间穿着一条街,放在后世就是一个公园。

????所以宴席分了三个区,内眷们一处,大佬们一处,随苏油一同进京受赏的军将文臣,又是一处。

????三处地方,连声息都相互听不到。

????苏油这边都是文人,还有富弼私养的妓班佐唱。

????富弼的妓班换得相当勤,因为富弼喜欢培养妓子,然后将她们送人,送给商贾。

????而商贾们又会报效大笔钱钞。

????苏油私心里是很看不起这种行为的,但是这也是如今士大夫阶层里的常态,他只能管好自己,没地方说理去。

????不过暖阁内的各位大佬都有美女陪伴,就苏油身边孤零零的。

????最后还是徐娘半老的班首战战兢兢地过来在他身边坐了,比席上二程还端肃庄重。

????苏油不禁有些奇怪:“你们很怕我?”

????班首勉强一笑:“探花郎说哪里话,陕西传言,探花郎最是亲和不过,也最是怜惜我们这些薄命之人的。”

????苏油更加纳闷了:“那你们为啥这个样子?”

????班首都快哭了:“我们不是怕你,是怕……怕郡君。”

????苏油抬头看了看屋顶:“哦,她今天是主客,应该不会过来。”

????石薇如今在民间传说中,也是剑仙一样的人物,班首不认为郡君不过来就代表她听不见。

????什么猿公红线女千里取人头的段子,最信的就是她们。

????不过既然苏油都发话了,只好拿起酒壶:“那我给郎君添酒……”

????富弼说话了:“明润理陕,父老们感激,想要请愿将你留在陕西,被我们好说歹说劝下了。”

????司马光点头:“一年十二万丁口,两年二十余万丁口,让他们得耕得食,仅此一条,这就是让陕西直追唐时关中的功绩。我还是想不明白,明润你为何要上表自劾?”

????富弼赶紧打岔:“公道自在人心,对了,给明润介绍两位我陕西后进。”

????招手两人招了过来,其中以为就是之前报信的年轻人:“这位是邵公之子,邵伯温,字子文;这位是范公的侄孙,范祖禹,字梦得。”

????我的个去,苏油赶紧起身与二人见礼,说道:“邵公子,范先生,久仰了。”

????范祖禹这名字有来历,相传其母亲生他之前,梦见一个金甲神人走到自己面前,说:“我是邓禹。”

????如今年刚过三十,已经可以称为历史学家了,所以这次范镇还有个任务,就是带他过来帮老朋友写《资治通鉴》。

????邵雍挥手:“梦得久仰还说得过去,犬子无甚可观处,明润休要夸誉过甚了。”

????呃,我真的说的是实话啊,邵伯温后世的名气,可比范祖禹大多了好不好?!

????范镇可是大名鼎鼎的状元郎,是华阳人,跟苏家人是老乡,又是苏轼的试官,私盐案为苏轼大力辩诬,反对李定任命时还和苏颂一起罢官,关系渊源颇深。

????这次过来,一来是看望苏油,给后辈打气,二来是给司马光送一件礼物——布衾。

????布衾不值钱,不过随布衾一起的那篇《布衾铭》,可就是千古流传的大文章。

????司马光爱得不行,恭敬抄录,还告诉后辈,自己死后,就盖这条布衾下葬。

????苏轼也对这篇文章大加赞赏,还写了跋文送来,也是今年文坛的一件大事。

????司马光笑道:“景仁兄,打擂台的来了啊,这小子心里可不定怎么腹诽你的文章呢。”

????苏油赶紧躬身:“岂敢啊,根据关蜀学派的义理:有理无情,那是神佛,有情无理,那是小人。合情合理,是为中庸,是为君子。”

????“情者,理之中。所以享受该享受的,不是欲。过度追求,或者把生命完全寄托在享受上,那才叫欲。”

????“无欲者,必无情,非人哉。故而节欲和禁欲,这是两个概念。”

????“夏日里盖布衾,是合情合理;但是要在今天这样的天气,还要以节欲为借口,继续盖布衾,那就是自找罪受,不通情理,矫枉过饰,失却中庸之道了。”

????“范公的文章写得很清楚,里边有四个字值得深思——就是‘苦难其得’。”

????“以难得为苦,就过度了,就成了侈欲之根。”

????“所以为政者,是要让这个‘难’,变成‘易’。让以往的‘侈’,变成如今的‘俭’。”

????“我第一次到渭州的时候,城外百姓迭经战火,上无片瓦,下无立锥,无一日之炊。那个时候的他们,得活,已经是最大的奢侈。”

????“到我离开的时候,他们有了草屋,有了羊,有了地。那个时候的他们,侈欲,变成了还清官府扶持款,同时还要求得温饱。”

????“如今,家有余麦,户有豚羊,他们的侈欲,又变成给儿子讨一房新妇,早日抱上小孙子了。”

????“每三天烧个油渣菜,每五日一顿鸡蛋草头馅的饺子,几年前在陕西叫什么?简直就是穷奢极侈!”

????“可到今天再看,很奢侈吗?谁家灶台边没有一盆臊子?每顿往饭菜里添一勺?多少人家已经抛弃麦饭,改吃炊饼汤饼?”

????“采——”邵伯温如今不过十几岁的少年,首先叫起好来,眼睛里都是小星星。

????【悠阅书城一个免费看书的换源app软体,安卓手机需google play下载安装,苹果手机需登陆非中国大陆账户下载安装